当前位置: 孙口舟中网 > 军事> 明升注册登入 甘肃裕固族与新疆维吾尔族是“一家人”?(2)

明升注册登入 甘肃裕固族与新疆维吾尔族是“一家人”?(2)

发布时间:2020-01-03 15:27:34 人气:1949

明升注册登入 甘肃裕固族与新疆维吾尔族是“一家人”?(2)

明升注册登入,裕固族

提示:按《旧唐书》记载,公元840年,回鹘被所属部黠戛斯打败,回鹘汗国瓦解,从漠北草原开始西迁。一部分西迁后定居新疆,并与后来迁入的察合台人融合后,后来成为今天的维吾尔族。一部分迁河西走廊,史称河西回鹘、甘州回鹘,后来成为河西地方的土著,也就是现在的裕固族。历史就这样在千年之后,将回鹘人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两个民族。

前文链接:在中国,有个民族世世代代歌唱自己的故乡,却不知故乡在何方

裕固族人美丽的家园

甘肃省张掖市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境,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北麓的狭长地带,这里草原辽阔,是苍天赐予裕固族人的牧场。这里也是他们的故乡,但他们却始终歌唱着另外一个故乡,那个故乡在路上,在裕固族人曾迁徙的路上,不知何方的路上。

……

趁着这月色明亮,

裕固人必须离开西志哈志。

赶上牛羊,

用骆驼把东西驮上。

现在应当马上离开西志哈志,

不然敌人会把尧呼尔人全杀光。

……

我们遇到了很多灾难,

征途漫漫道路险。

三个困难,九个困难,

然而最大的困难是水已喝完。

……

肃南裕固族自治县风景

裕固族人的歌声将我们带到了这方草原上。像一滴露珠在清晨的牧草与马蹄间,带着草原的馨香幻化成白天鹅的琴声,又成为裕固族人的一个传说。

一只白天鹅飞翔在草原的上空久久不愿离去,它爱上了小草原上的一个穷小子。穷小子成天为为部落主放牧,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但他有副好嗓子。他赶着牛羊,年复一年地将自己的歌声奉献给草原与蓝天,草原上的人们喜欢上了他的歌声,草原上的青草也在他的歌声里变得温情。他唱着唱着,一只天鹅朝他飞了过天,接着有了很多很多的天鹅,它们都来这里倾听他的歌声。听完了,很多的天鹅都走了,但有一只却勇敢地留了下来,天长日久,和穷小子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就这样,穷小子与白天鹅常常一起坐在草原上的一座湖边,一起看草原,一起看蓝天,一起看湖水里的倒影,白天鹅听着穷小子的歌声,把草原听成了一个幸福的梦。

裕固族歌舞

有一天早晨,穷小子又来到湖边,却不见白天鹅到来。他以为白天鹅还没有睡醒,便走进芦苇丛,想要把白天鹅唤醒。但迎接他的却是一群黄尖子鸟,它们已将白天鹅吃得只剩下了骨架和肚肠。穷小子扑上去抱住骨架大声痛哭,一直哭到星星点灯,哭累了,也睡着了。

第二天,穷小子睁开眼睛,发现白天鹅骨架变成了一架美丽的琴。琴上装有六根天鹅肠子做成的弦,琴头和天鹅头一模一样,眼睛里闪烁着那个听他的歌声时的梦。

穷小子拨动第一根弦,天鹅琴发出了异常美妙的声音,但琴声未落,晴朗的天空突然打起了响雷,下起了大雨。

穷小子慌忙拨动第二根弦,雨住了,云也散了,草原变得更美了;

穷小子拨动第三根弦,天气再次变得晴朗,还落下了一道美丽的彩虹;

穷小子拨动第四根弦,天空传来比他的歌声还美妙的歌声,与彩虹一起在草原的上空相互映衬,像是白天鹅曾经听他的歌时闪烁在眼里的那个梦;

穷小子拨动第五根弦,发现了一匹骏马缓缓地向他走来。他骑上马,奔向歌声飞来的地方,可是到了那儿,什么都没有;

穷小子想起还有一根弦没有拨动,当他拨动第六根弦时,一位身穿白裙的美丽姑娘,从云彩里飞下来,微笑着在他马前鞠了一躬。

穷小子忙把姑娘扶上马,他们骑着马,弹着天鹅琴,在歌声里走遍了裕固族草原……原来,那姑娘是天鹅仙女,穷小子同情小伙子,就下凡和他成了亲。据说,以后姑娘又和小伙子回到了天上,但他们却把天鹅琴留给了草原上的裕固族人,裕固族人也因此有了自己民族的乐器——天鹅琴。

白天鹅

这美丽的传说把裕固族人在河西走廊中部这辽阔草原上变成了一个更加能歌善舞的民族,但裕固族人唱的那支不知道早最故乡在何处的歌,却为人们描述了一个遥远的里程。

按《旧唐书》记载,公元840年,回鹘被所属部黠戛斯打败,回鹘汗国瓦解,回鹘人除了极少一部分留下漠北草原外,开始南迁与西迁,南迁的部分“有近可汗牙十三部,以特勤乌介为可汗,南来归汉”。他们夺得太和公主,并且以太和公主为质,游牧于天德军城一带。唐朝向他们赈灾,并且允许他们暂时在今内蒙古巴彦淖尔一带游牧,许诺册封乌介为可汗。同时,派人招抚南下各部,劝阻他们不要各自为战,听从乌介可汗的领导。但乌介可汗要求借天德军城游牧并借兵复国,却被唐朝拒绝。按《回鹘南迁初探》的记载,这部分回鹘人约有30万,最终融入唐朝。

西迁的三条线路(实际上是两条):一条是沿西南方向越过阿尔泰山,进入天山北麓地区,抵达北庭(今吉木萨尔),在那里与此前留守当地的同族人会合,但有一部人并没有留在吉木萨尔,他们从这里葱岭西楚河、七河流域一带,该部回鹘和当地其他突厥语民族组成喀喇汗王朝、又称为葱岭西回鹘、阿萨兰回鹘;而留在吉木萨尔的回鹘人后来成为高昌回鹘、北庭回鹘、和州回鹘,国王称阿萨兰汗,意为狮子王 (后改称亦都护),冬住高昌,夏居北庭。主要从事农业,种植五谷 、棉花、瓜果(以葡萄为最)等作物。兼营畜牧。灌溉独具特色,以坎尔井闻名。一条迁河西走廊,史称河西回鹘、甘州回鹘,后来成为河西地方的土著,也就是现在的裕固族。而前两支西迁定居在新疆的回鹘人与后来迁入的察合台人融合后,后来成为今天的维吾尔族。

唐朝回鹘人壁画

历史就这样在千年之后,将回鹘人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两个民族。在甘州站住了脚跟的回鹘人,建立了一个小王国——甘州回鹘王国。

甘州回鹘王国里的回鹘人与其它民族如汉族人、西夏人、契丹人、塞人、藏人及其它突厥民族如拔野古(bayirqu )等杂处一地,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文化。保留着本民族不同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习俗、观念等诸方面的原始素材的同时,也吸纳了其他民族的文化。有学者认为裕固族民歌格律,分别与古代文献中记载的突厥语民歌、蒙古族民歌有许多共同之处,其中还保留着一些与《突厥语词典》中记载的四行一段押尾韵的民歌形式相一致的民歌,同时又吸收了汉族的小调,回族和东乡的“少年”,藏族的山歌、酒曲以及蒙古族的划拳曲等,并且把各种风格巧妙地融为一体,成为独具本民族特色的优秀民歌。

回鹘王供养像

在公元8世纪中以前,回鹘人就曾信仰萨满教。他们崇拜精灵,崇拜祖先,害怕雷霆。还应时而产生了能预卜吉凶、呼风唤雨的男女巫师。后来,他们又曾先后信仰过摩尼教和佛教。明末清初,喇嘛教中的黄教势力,逐渐传入撒里畏兀儿地区,并在撒里畏兀儿地区建立了最早的黄教寺院,名为黄藏寺(又称古佛寺)。此后,喇嘛教逐渐便成了裕固人的主要信仰。

他们的饮食与他们从事的畜牧业相适应,一般一日喝3次加炒面的奶茶,吃一顿饭。主食是米、面和杂粮,副食是奶、肉。他们还喜欢饮烧酒,抽旱烟。禁吃大雁、鱼,忌食尖嘴圆蹄的动物,如马、驴、骡、狗和鸡等。

裕固族人的酒

去裕固族人家去做客,如果骑马,得在离帐篷比较远的地方下马,以免惊动畜群。马鞭不论长短一律放在帐篷外面,不要带进去。也不要穿红衣、骑红马,那是他们的禁忌,据说他们信奉的“毛神”就是穿红衣、骑红马的。

此外,裕固族划拳之风甚盛,程序复杂,花样繁多。几乎男女老少都会划拳。裕固族划拳有两种,一种是叫拳,与汉族的差不多。另一种是哑拳,是不叫喊的。双方每次只伸出一个指头,按拇指大于食指、食指大于中指、中指大于无名指、无名指大于小指、小指大于拇指的顺序决定胜负,如果双方出的是不相邻的两指,则无胜负,重出。这种哑拳只有妇女、小孩或不会划叫拳的人才采用。如果您是一个有酒量的拳手,在这里一定会很开心。

回鹘贵族与公主像

仿佛,草原的上空有一片云轻轻飘落而下,但那分明是裕固族姑娘婚礼上戴的头面。那一天,在悠扬的歌声中,即将出嫁的姑娘,精心打扮,改变了发式,戴上喇叭形毡帽,佩戴上胸饰和背饰,戴上用银牌、玉石、珊瑚、玛瑙、海贝等编制成的头面。她们天真烂漫的少女时代在那一刻宣告结束,她们因此走向新的生活。

啊咾唉!

启明星儿出来了,

新娘应该梳头了。

东方朝霞升起了,新娘该戴头面了。

啊咾唉!

新娘坐在镜子面前,

黑油油的头发多好看;

像丝线一样光亮,像流水一样柔软……

这便是属于裕固族姑娘的《戴头面歌》(《婚礼歌》)。而这面头相传是为了纪念裕固族女英雄萨里玛珂。

裕固族人

萨里玛珂,裕固族白头目的妻子,在一次民族危亡的关头,她挺身而出,勇敢地穿上战袍,率领全部落的男女青年冲向战场,经过浴血奋战打败了敌人,成为拯救民族的英雄。而成为英雄的人并不都是安全的。

据说,白头目手下有一奸臣,他把萨里玛珂视为眼中钉,一直想陷害她。当萨里玛珂回娘家探亲时,奸臣在马背上驮了两褡裢“礼物”,并叮嘱萨里玛珂看见父母的帐篷时把褡裢口子打开。

心情激动的萨里玛珂走到家乡的山岗上,远远看见父母亲的帐篷,兴奋地打开了褡裢口子,“扑啦啦”一声,一群鸽子从褡裢中飞出,马受到惊吓,把毫无防备的萨里玛珂摔下马,拖着狂奔。马背上的致命悲剧就这样被“嫁接”在了英雄的身上。当的萨里玛珂娘家人抓住烈马时,萨里玛珂头顶流血,前胸血肉模糊,脊背露出了白骨。

为了纪念这位女英雄,此后裕固族姑娘出嫁时,一定要戴头面。前胸两条用红色珍珠镶嵌,表示要护住萨里玛珂的两个乳房,背后一条用白色的“董”(即用白石或海贝磨制而成的装饰物)錾满红底马布带,表示保护萨里玛珂的脊背。帽子缀上红缨穗,表示萨里玛珂头顶上流的鲜血。腰里扎红腰带表示萨里玛珂的满腔热血抛洒在故乡的土地上。

裕固族传统婚礼

英雄的故事就这样融入了裕固族人日常生活,并无声地述说着那些风云变幻的历史。在甘州建立了回鹘王国的裕固族先民,很快迎来了他们新的对手——西夏人。

十世纪初,当甘州回鹘势力扩展,范围远达瓜州、沙州。而早在西夏进攻凉州时,就曾旁及甘州回鹘,所以,甘州回鹘与六谷蕃部曾建立抗击西夏的联盟。西夏攻取凉州后,不断派兵侵扰甘州,甘州回鹘因此发兵抗拒,曾经一度占据凉州。据说,公元1003年,甘州回鹘应潘罗支(吐蕃六谷部大首领)的邀请,参加了凉州之战,并射中了西夏人首领李继迁,与西夏结下了世仇。

此后,西夏与甘州回鹘多次交兵,各有胜负。公元1028,西夏突然袭破甘州,给甘州回鹘带来了重大的损失,可汗夜落隔宝国自杀,妻子儿子被俘,甘州回鹘灭亡。其后,甘州回鹘大部分逃往葱岭以西,一小部则归附了宋朝,还有些人被党项所俘虏。另一部退向西南,同原先驻牧于沙州、瓜州的回鹘人汇合,退守瓜、沙以西以南的地方。这时,他们还拥有相当强大的势力,迫使西夏政府不得不派一支三万人的常备军驻守瓜、沙二州。

驻守瓜、沙二州的回鹘部众被人们称之为黄头回鹘,元代被称之为“萨里畏吾”,明代称之为“撒里畏兀儿”。此后,黄头回鹘与明朝政府从哈密等地内迁的回鹘人一起定居祁连山,逐渐形成今日我们在裕固族中看到的生活习俗。1953年经协商取与“尧呼尔”音相近的“裕固”(兼取汉语“富裕巩固”之意)为统一族名。

裕固族美女

历史,就这样在史书里渐渐明晰,但定居下来的裕固人依然唱着这首歌。

……

趁着这月色明亮,

裕固人必须离开西志哈志。

赶上牛羊,

用骆驼把东西驮上。

现在应当马上离开西志哈志,

不然敌人会把尧呼尔人全杀光。

……

我们遇到了很多灾难,

征途漫漫道路险。

三个困难,九个困难,

然而最大的困难是水已喝完。

……

分明地,故乡就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是他们对历史的一种记忆。白天鹅的琴声,在草原的上空照亮了裕固人的历程,洁净、醉人。(本文图片来自网络,向原作致谢)

马背上的裕固族

足球滚球

上一篇:伴读|找到正确与错误之间的平衡点
下一篇:人民日报:我国职业病防治取得积极进展
版权所有 vitorsplaza.com孙口舟中网 Copy Right 2010-2020